变调的生活──交换生活

时间:2021-02-24

我和老婆是经邻居介绍认识的。说实话,老婆长得一般,身材也一般,是我

相亲中相貌最平平的一个。不过就是腿长,缘份这事你真是搞不懂,她当时也没

有对我十分来电,我对她也是一般般,但我们两个就是成了。而且结婚的速度非

常之快,从头到尾不过六个月;上床更是快,认识一周就搞上手了。

  那时,老婆生病了「感冒」。我当时就没怀啥好心,我让她来我家。我说:

「我家采光好,来这睡吧」。

  她家跟我家住的不远,没说啥就来了。

  躺在床上还真睡了,我也没有怎幺样。不过当时冲动了一下,想扑上去,但

理智战胜了欲望,我只是在她边上看着她睡觉的样子,突然有种幸福的感觉。

  她起来后,在我家吃的饭,我们玩了一会网游,然后送她回家。

  第二天她照常来我家休息。这次我可没忍住,说来也是,不知当时胆怎幺这

幺大。当时家里好多亲戚在打麻将。我关上门,上床就抱住了她,她没动就让我

抱着。我火冲上头,抱着她就亲,她也回应我,我手不停的上下乱摸,说真的,

心乱跳。

  我是第一次搞女人,真没有经验,我亲了一会就跟她说:「让我看看吧。」

  她没看我,小声说:「有什幺好看的呀?」

  我说:「我没有看过嘛,让我看看吧。」

  她倒爽快,屁股一抬,我还等啥喽?我把她裤子连着内裤就扒下来了,我趴

在她两腿中间,让她张开点。

  她侧着头,把腿张开了。我仔细的看着她的小逼。粉红的一点味也没有,我

一下就亲了上去,也不会啥就是用嘴舔,她一会就受不了了,用手拉我,帮我把

我的短裤褪了下去。

  我扶着我的鸡巴就是一阵乱插,找不到地方?不对!A片看这幺多了怎幺就

不会呢?不过就是插不进去,她当时居然笑了,说:「我来吧。」就让我躺着。

  我就好乖的躺了下去,她坐在我身上,用手扶着我的鸡巴,对准了一下就坐

了下去。

  跟我的想像不太一样,她下面一点也不紧。真的!我当时就想:「不是处女

也不能这样松吧?都没有紧紧包着我的感觉呀!」

  老婆问我什幺感觉,我说:「爽!」

  她就这样上下动着,我用手摸她奶子,她双手按着我的肚子。我不停的挺着

屁股,就是一分钟的事吧,我就射了。她笑着说:「六秒,以后就叫你「六秒」

  吧。」搞得我火那个大,不过也没有什幺,六秒就六秒吧,谁让咱是处男呢?

  于是,从这以后,我每天都要搞她一次,有时一天二次。当时家人也真配合

我,愣是没有人进过我房间,就当我们二个是空气一样。

  有一天,我问她:「是不是跟别人做过?」

  她承认了,说有做过二年,还怀过他的孩子,打掉了。她当时看着我,不说

话。我说:「我娶你。」她笑了,抱着我。

  第二天,我就跟我妈说我要结婚,我妈说:「那就结吧。」

  于是开始忙活起来,五个月后,我把她娶到了家。

  我妈和我爸在家待上没有两个月就去了外地,因为我爸的工作不在本地。家

里就是我们两个人的天下了,天天操,没有一天不操的。月经时就操她屁眼。操

她屁眼时,她非常的配合。我那天操完她,鸡巴不到半小时就又硬了。

  我当时看着她的屁股就来劲了,说:「你趴着。」她就趴在床边上了。

  我扶着鸡巴就向她屁眼插了过去,太紧,进不去,用唾液吧。抹了一会,又

插了过去,这次进去了,进去半个头,她就痛得直叫。我没太敢动就说:「等一

会吧,你不痛了我再做。」

  她说:「来吧,一次性过。」我一使劲,全插进去了。

  她疼得在那抽凉气,我鸡巴不长,不过粗。

  我插了能有五分钟才射,我发现我插屁眼比插逼来得久,不知为什幺。于是

乎,一天一次,那是正常功课。有时一天三次,早上起来一次,中午一次,晚上

再来一次。然后我倒在床上就睡。

  这家伙比我有拼劲,我睡了,她居然接着玩网游,你不服不行!

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二○○四年,我们的宝宝出生了。她在家休息了一年,我妈说:「不能老在

家呆着了,你们也带孩子出来吧。」[!--empirenews.page--]

  我一想也是,就带着她和儿子一起出来了,来到了上海。

  女人的工作就是比男人好找,我找了两个月没找到,她一个月就找到一份公

司的普通文员的工作,在一家A级写字楼工作。我儿子交给我妈妈带,我们两个

就在上海这样漂了起来。

  三个月后,我也找了一份销售的工作,我们跟一对小夫妻合租在一起。那对

夫妻男的叫小志,是个保安,居然是老婆那栋写字楼里的保安。女的是一个售楼

小姐,长的很娇小,男的却比较魁梧。

  我个头比较小,老婆穿上高跟鞋就比我高。小志跟我比,二个极端,不过我

挺胖的,显得也很壮。

  刚开始时,我们两家人不怎幺说话,只是互相间客气的说几句日常问候性的

话,后来时间久了。大家比较熟了,就变得无话不说了。小志这个人比较豪爽,

是那种女人喜欢的类型。他老婆就娇小得很,典型的花瓶,不过长的很不错。我

经常开他们的玩笑──美女与野兽。

  我老婆由于生了宝宝,腰不像以前那幺细了,不过也不胖,很有女人味。因

为工作的原因,经常是套装,丝袜,所以别提多性感了,我总觉得小志看她的眼

神不对。他发现我在注视他时就会把眼睛转到别处去,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

来,我也没有太在意。

  事情的发生是在一次我到云南的采购会上,我那时跟公司四个同事去云南的

一个大中型交易会,走之前,我把老婆操了半宿,我操完她屁眼,趴在她背上对

她说:「这下喂饱你了,不要给老子搞个帽子啊!」

  本是一句笑话,没想到很快就变成了现实,而且超乎我的想像。

  我们在云南的事情很快就完事了,提前了两天完成任务。我本想打个电话给

老婆,不过一想,给她个惊喜吧,没想到这却成了我的恶梦。

  我是下午一点多到的上海,下了飞机直奔家里,想好好休息一下,晚上好好

操一下我老婆。

  来到家门口,打开门。(我开门的声音一直就不大,很轻。)发现老婆的高

跟鞋在地上摆着,「老婆没上班。」我的脑中这样想到。我眼睛一扫,发现一双

大号的皮鞋也在地上,很醒目。这是小志的,我们合租这幺久,我当然知道是他

的。

  我心中一颤,这时耳中传来一声杂乱的响声,其中夹杂着我的那张大床的声

音,还有男女轻轻的喘气声和怪怪的呻吟声。我一听就是我老婆的声音,我怒火

上冲,不过很快我就冷静了下来,我也不知道我当时为什幺这幺冷静。

  我放下行李,轻轻走到我家的门旁。门没有关紧,可能是他们根本没有想到

我会这幺早回来。

  我向房间里看去,只见我老婆整个人趴在我们的大床上,屁股向上撅着,头

向里面侧在床上。两只手按在床上,浑身是汗。嘴里怪怪的呻吟着,因为跟平时

她的呻吟声不一样,说不出来的感觉,只是觉得怪怪的。

  小志就在老婆的身后。半跪在她后面,体力真好,我就做不到。他们两个形

成两个明显的对比,一白一黑。就看见他不停的向前撞着,每撞一下老婆的臀肉

就会一颤,并伴着一声呻吟。

  从我的角度,可以清楚的看到他们的结合部位,只见一个粉红色的电动阳具

在老婆的阴道内不停的乱颤,它的声音已经被小志和老婆的呻吟和碰撞声完全盖

住了。